“健康码”背后的大数据逻辑与伦理

发布时间:2020-03-26 16:10    浏览次数:

各省正按照统一标准向全国平台汇总各地信息,依托全国平台推行健康码通行。截至目前,全国绝大多地区健康通行码可以实现“一码通行”。全国一体化在线平台「防疫健康信息码」已首先在国家政务服务平台支付宝小程序上线,上支付宝首页搜索「全国健康码」或「防疫健康信息码」即可领取。

在此前的发布会上,工信部和卫健委的有关人士多次提到了“健康码”在本次疫情防控中起到的积极作用。

“健康码”的最初创意不可考,但真正走向大规模应用,主要就是阿里和腾讯两家。其中阿里巴巴依托“支付宝,腾讯依托”微信”开发的APP内的小程序,疫情防控“健康码”。

健康码的基础,首先是“网络实名制”,即理论上中国网民在网站和APP上注册的所有账号,都是实名即对应一个真实的人员。

其次是网民行为的数据化。随着移动互联网对用户日常行为的渗透,我们越来越依赖于通过网络来处理个人的各种事物,例如网络购物、手机导航、缴纳水电费、浏览资讯、发布信息等等。记住了,只要被授权“定位”权限的APP或网站中,做的任何动作,理论上都能被APP或网站记录到软件的后台服务器上,连带着那一时刻你的GPS定位数据。

此外各大电信运营商掌握的基站和手机语音和联网数据,也具有相对准确的地区定位信息(精度取决于基站密度)。

这些海量的附带GPS定位等信息的数据,以及数据之间通过实名ID(手机号或身份证号)产生关联,就能够描绘出我们每个人在过去一段时间内曾经活动过的区域。

电信企业以及科技企业充分利用数据资源,紧急建立了疫情大数据的分析模型,聚焦重点区域、重点时间节点来分析预测确诊、疑似患者以及密切接触人员等重点人群的流动情况。比如,基础电信企业为全国手机用户免费提供本人到访地区短信查询服务,经用户授权可以查询近15日和30日内到访省市的信息。

持有的健康码提示“健康”,就一定准确吗?不一定。只能说根据该健康码的后台数据,回溯持码人过去过往一段时间的行动轨迹,其感染新冠病毒的概率较低。

而健康码准确度,取决于其后台数据相对于持码人实际行为轨迹的差异。举个栗子,如果我们申请的健康码是阿里支付宝当中的,而我们有恰好居住在浙江,平时购物、支付等行为基本上都用支付宝或阿里系其他产品。那么支付宝健康码中的数据就和我们的真实轨迹越接近,该健康码就越准确。

3月8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召开新闻发布会。针对各地的“健康码”不通用,甚至出现了“码上加码”的情况。国家卫生健康委人口家庭司司长杨文庄介绍,这种问题产生的原因有多方面。首先,目前不同省份的风险等级、响应级别和防控要求不同。其次,各地“健康码”生成的标准不一,有的对接国家平台的查询接口,有的依据当事人的出行轨迹,有的依据体温自报。再次,健康码只能证明受检者当时的身体状况,之后的健康状况不能简单地据此做出判断。

疫情期间,我们每个人都在填写各种表格,社区、单位、学校要填,乘坐火车、飞机也要填,甚至重复填。而健康码带来的便利,无论是对个人,还是对于管控单位,都是显而易见的。

但健康码背后的“大数据”,确实我们每个人的“隐私”。数据是中性的,但是谁能保证数据会永远的中性的利用呢?谁来承当这个监管角色呢?

作为监管部门,在数据分析使用的过程中,依据个人信息保护的有关法律法规,严格落实数据安全和个人信息保护的有关措施,切实加强监管,防范数据的泄露、数据的滥用等违规行为。

尽管健康码在申领时,其授权许可协议中提及相关条款,包括申领流程基本确保是本人提供身份证号或手机等实名制,才能授权并查询本人的信息,并依此计算生成相关健康码。

但是技术上没有绝对的“安全”,近年来多家互联网公司的用户注册等隐私数据被拖库的情况,屡屡发生。

其次,在法律约束、执行监管上,监管部门是技术、手段等日常的实际的操作层面,形同虚设。只有消费者投诉了,监管部门发个文给相关让平台自查,这种方式只能寄希望于平台方的自律了。

健康码的伦理风险,本质上是大数据时代,个人隐私数据的法律泛化、执行缺位、技术落后和意识淡漠等多方面因素造成的伦理风险。

客观的说,3月20日出台的政策说明,全国通行健康码,意味着后台被贯通的数据类型和数据量可能有了非常大的增长。遗憾的是,我们没有看到相应的风险规避手段和政策及时出台。

深圳智莱家具有限公司

咨询热线

0755-84074177

 在线咨询  在线预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