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剧《安家》,我为什么从讨厌又变成喜欢?

发布时间:2020-05-04 08:52    浏览次数:

剧中以一群房屋中介经纪人为主角,在上海房屋买卖的过程中,展现了房子在中国人生活中的重要地位,以及围绕房子产生的悲欢离合、喜怒哀乐。

我在看过前边10集左右的时候,鉴于当时自己的感受,写了一篇《我为什么不喜欢看〈安家〉?》,对剧中一些我认为的毛病和问题进行了批评。

清明节放假期间,我又连续看了二十多集《安家》,逐渐发现,剧中的许多故事令我又有了一些新的感受。

下面我就和你们聊一聊,这几天看《安家》的新感受。其中有喜欢的故事,也有不喜欢的情节。

剧中卖包子的老严夫妇,在上海起早贪黑地打拼几十年,一个包子一个包子地攒下300多万,为儿子买了一套小两居的二手房。

但万万令他们老两口没想到的是,儿媳妇怀孕,亲家母立刻住到了女儿女婿家,老严两口子搬去儿子家住的计划也落了空。儿子居然躲在丈母娘背后默默不语,连屋都没让父母进。

要知道,这可是老严两口子掏钱买的房子啊!但善良的老严夫妇,为了不让儿子为难,啥也没说,转身走了。

为小三一掷2000多万购买别墅的阚总、为圆少年梦而花几亿购买向公馆的饲料大王林茂根,房子在这些富豪眼中,无非是一个满足欲望的工具而已。

蹬着三轮车徘徊街头的老严夫妇、挤在壁橱里的年轻人朱闪闪,和坐着宾利居住豪宅洋房的阚总、林总们,形成了如此鲜明的对比。

对于穷人来说,金钱是榨汁机,可以将他们的亲情甚至人性都榨干成渣;而对富人来讲,金钱是放大镜,可以令自己的欲望和飞扬跋扈无限膨胀。

《安家》这部电视剧,没有回避这个刺痛人心的贫富差异现实,而是活生生地将它展现在了观众面前,难能可贵。

他就是听了一个鲁“大师”的金口玉言,而通过房似锦购买下那套发生过命案的“凶宅”居住,以化解自己可能遭遇的血光之灾。

而当房似锦接到鲁“大师”私下打来的电话时,才知道他不是一个风水命理“大师”,而是一个与房屋中介合伙痛宰有钱人的骗子。

当房似锦一番好意将电话录音放给黄老板听时,黄老板不但不感激她,反而痛骂她伪造录音,栽赃陷害自己崇拜的“大师”,并怒不可遏地将房似锦赶了出去。

遭遇这样费力却不讨好的事情,房似锦一肚子的委屈和不理解,明明是为黄老板好,为啥他却不领情,相反还恨自己呢?

她看似遵从了自己内心的道德底线,选择揭露真相,却无意中摧毁了黄老板的精神信仰,即便那个信仰无比虚幻。

有时候,人性是复杂的,也是矛盾的。一些人即便知道是幻想,还是甘愿身处其中,以求得内心的安宁与平衡。

一套老洋房龚家花园要出售时,寄居龚家几十年的一门远亲,一家老小七八口,赖在院子里不走,就是为了要讹诈龚家五千万。贪财无赖的小人嘴脸毕露无遗。

并且在骗看房人老耿搬出老洋房后,出尔反尔,翻脸不认账,一副有钱不要脸的恶棍模样。

撒谎成性的富人、有了媳妇赶走爹娘的不孝子、压榨儿女的父母、满口风水命理的骗子、自私自利的小市民、为摆脱贫穷努力找富豪的拜金女。

在《安家》中,中国社会各阶层人群的画像,就这样一幅幅地展现在观众面前。嘈杂喧嚣、形形色色,犹如一幅当代的世俗版“清明上河图”。

看似在讲老百姓买房卖房的故事,其实是在剖析故事背后的人性,以及人性之中的幽暗或光明。

但众所周知的原因,即便现实再残酷,人情再冷漠,我们还是需要营造一个皆大欢喜的合家欢结局。

以徐文昌和房似锦为首的几名房屋中介经纪人,在剧中成为了劫富济贫、打抱不平的现代版“罗宾汉”,以及人生导师、维权斗士、教育专家、商业人才、心理咨询师等等各种角色。

替老实巴交的看房人对抗上市公司老板、替顾客孩子解决上名校名额和规划人生、帮卖包子的老严夫妇寻找经营渠道、教育出轨的阚老板要负起家庭责任、帮助买不起房的博士夫妻寻找人生尊严。

而每一名顾客所遇到的人生困境、人生难题,无论多么复杂,都能在以徐文昌和房似锦为代表的房屋经纪人手中迎刃而解。

恰如街道王主任对房似锦说过的一句话:“你们这个房中介,把我们居委会的活都干了”。

将职业与人情无法清晰区分,甚至对顾客产生情感上的代入感,是一个职场人士最不专业的表现。

编剧可能是对房屋中介这个职业有什么误解,以为深度介入顾客生活、甚至替顾客规划人生选择,是房屋中介所提供的优质服务内容之一。

因为一旦和顾客产生了情感羁绊,专业人士在做选择时便会受到许多不相干因素的干扰,也就无法冷静客观地从专业角度来提供服务,最终受损的还是顾客利益。

而过度神话一个行业,以及过度童化这个行业乃至这个社会遭遇的困境,也是使剧情变成狗血的原因之一。

不过,不论剧情如何,我还是一定程度上改变了对《安家》刚开始槽点满满的印象。开始融入到剧中的一个个故事中,并感受到每一个人所面临的困境,以及为了人生而付出的努力。

深圳智莱家具有限公司

咨询热线

0755-84074177

 在线咨询  在线预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