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赠1亿股是良好开端,持续永久发展才是公益事

发布时间:2020-05-10 12:23    浏览次数:

2020年1月10日,海亮集团向浙江海亮慈善基金会捐赠1亿股海亮股份股票,并向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完成过户登记手续。这笔捐赠,将主要用于自闭症儿童的康复以及自闭症儿童困难家庭的帮助。

在诸暨店口,海亮有一所融爱学园。这所特殊学校更特殊,校园里还有一所普通学校。海亮集团关注特殊教育,特别关注自闭症等残障孩子们融入社会的问题,希望从学校开始,就不要把孩子们隔离开来。

从有色金属起家,如今主要的营收仍来自有色金属,“海亮”这块招牌为人所熟知,却是因为教育。这一次大跨步,也源于董事局主席冯海良当年的善举和善心。

2017年浙商总会成立公益慈善事业委员会,海亮集团是最初的6家成员单位之一。2019年,海亮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曹建国当选公益慈善事业委员会的轮值主席。不光是海亮的社会责任问题,他现在思考的,还有如何梳理、整合、展现整个浙商的社会责任与公益力量。

由浙商总会公益慈善事业委员会出品、都市快报快公益策划、浙江中烟工业有限责任公司支持的“浙商·责任之魅”系列访谈本期推出海亮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曹建国专访:

曹建国:我曾经讲,公益慈善是一种社会责任,引领行业发展,这个责任可能比做公益慈善还重要。

和许多白手起家的浙商一样,冯海良和姐姐冯亚丽也是从一个作坊式的工厂开始的,然后通过不断地创新和改造,最后成为有色金属行业的执牛耳者。“尤其是铜管这一块,在单线产能、人均效率、消耗原材料和动力方面,世界上没有企业可以跟我们比肩。”

曹建国觉得,正因为如此,海亮牵头制定相关行业标准,带好头,引领这个行业发展,也成为了一种责任,“比如铜管的能耗标准就是我们制定的,后来上升到国家强制性标准;我们国家的铜加工安全生产规范等,也都是海亮起草的。

走出国门后,海亮在美国、德国、西班牙、法国、泰国、越南等国家都有布局。“我们是按照国家'一带一路'倡议的思路去发展的”。曹建国说,不仅是把经济发展带出去,也把社会责任带出去。

有一次,曹建国去海亮在越南的基地,看到一条河,污泥很厚,水面上还漂着一层油,污染很严重,“我们要坚决反对这样的事情发生”。后来,他们又和越南当地教育机构一起,帮助困难家庭的孩子上学,改善教育设施。正是因为有这样的善举,使得海亮很快融入到当地的环境中去。

曹建国:实际上这跟冯海良主席为什么要办企业有一定关系。他就有这么一个理念,人的价值不是看他拥有多少财富,而是看他对社会的贡献。海亮把对社会贡献最大化作为我们的终身追求。这也促使了海亮进入教育领域。

1994年的一天,冯海良找到家乡一所小学的校长,帮一位朋友咨询孩子上学的学籍问题。这一次咨询,让他发现基础教育发展不平衡的问题,由此萌发了做民办教育的想法:一方面,当时做铜管确实赚钱了,他想多回报社会;另一方面,这可能成为一个商机。

冯海良当机立断,诸暨当地政府大力支持,于是仅用26个小时就完成了决策、提出申请、选定地点,走出了海亮教育的第一步。

如今,在海亮集团一年的营收中,教育只占小部分,但分量很重。“我们做教育的初心不是有多少盈利。”曹建国说,海亮集团在制定发展战略的时候确定,教育事业优先发展,要办百年名校。

2008年,汶川地震,海亮集团很快捐了款,第一时间在青川建了一所希望小学。当时,一群地震孤儿牵动全国人民的心,海亮也认养了27名孤儿,把他们带到浙江,在海亮的学校里免费学习,解决他们的吃穿住行。

这次突发事件中的善举,给了海亮教育一个启发:可能不光是汶川地震,全国还有更多因为各种原因辍学或者失学的优秀的孩子。于是,海亮慈善基金会启动了“海亮·雏鹰高飞”项目,资助更多面临辍学的“英才”,直到读完博士。“学成后,你回海亮工作,我们当然更欢迎;如果你不回来,我们也没有任何强求。”

目前在海亮上学的“英才”有190多位,以孤儿为主。孩子们的住处,叫幸福园。那里原来是海亮为当地孤寡老人建的敬老院,老人的数量没有那么多,就改成了孤儿们的新家。海亮的高管和孩子们结对,从情感上再多给一些家的温暖。

曹建国:光是融合教育还不够,我们已经作出决定了,接下来要针对这些自闭症孩子走向社会后怎么办。于是我们提出全生命周期融合。

2017年,海亮决定把特殊儿童教育作为重点项目。融爱学园就位于海亮最早办学校的地方,以自闭症儿童矫正为主。目标很明确,自闭症要彻底治愈是没有可能性的,但通过矫正教育,可能可以让他融入社会。

在融爱学园里,还有一所普通学校,使得这一个“融”字得到实践。曹建国说,在这里念书的普通学生家长都是签过协议的,愿意一起帮助自闭症儿童与社会接触。

海亮对“融合”的理解,已经突破了特殊学校教育的边界。海亮注意到,很多自闭症的孩子其实没有真正融入社会,毕业后又重新回到一个封闭的状态。所以他们又作出决定,接下去要解决的问题是,今后自闭症孩子如何走向社会。“我们提出全生命周期的融合。” 曹建国说,不管是不是融爱学园毕业的孩子,只要愿意来海亮,海亮就提供必要的、合适的岗位,让他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同时,利用海亮的医疗健康、养老等产业,给予自闭症孩子全生命周期的关爱。

除了自闭症,海亮还关注脑瘫、智力障碍的儿童,帮助他们进行康复。“这些青少年,他们的生命还长着,如果有康复的可能,这个社会意义更大。”

因为那一笔股权捐赠,让海亮的特殊教育有了良好的开端。曹建国说,前期要做好百分之一百的大量支持,“现在我们还不忙着去制定一个多么好的财务计划。为什么?还是想让社会先来相信我们,相信我们是真的用心在做这件事。”

光靠输血是不行的。“血源足不足够?血型配不配?如果说这两个条件都不满足的话,有可能这个载体就要完蛋。”曹建国说,最后还是要靠企业经营的手段,使其良性循环,既有社会效益,又有良好的经济回报。

曹建国:我们公益慈善委员会可以在变化当中发挥更好的作用。这个作用不光是改善这种生态,为大家提供好生态,更要倡导大家一起集结成一股更团结的力量。

2019年,曹建国成为浙商总会公益慈善事业委员会轮值主席。海亮集团也是最初的6家成员单位之一。

“这是一个由在公益慈善方面志气相投的人聚集在一起的浙商平台,大家的价值取向是一致的。”曹建国说,这将是一个慢慢凝聚力量的过程。

2020年,浙商总会公益慈善事业委员会有这样几件事要做:发布浙商社会责任报告;推出“浙商·责任之魅”系列访谈;和大健康委员会合作,关注心肺复苏等健康领域的公益项目。

去年,第五届世界浙商大会开幕式上,40个重大项目现场签约,总投资1764亿元。这给曹建国新的启发。“我们浙商的企业基金会加起来,也是一个庞大的数目,但目前这个庞大的数目是分散的,没有聚集起来。”曹建国说,如果大家能够集中起来,做几个好项目,社会影响力会更大,不亚于投资领域的合作。

“一定要打破各自的界限,都要开放。”他说,比如海亮的基金会以基础教育、融合教育为主,其他还有专注于医疗、康复、扶贫等领域的企业基金会,每个基金会既各有明显的特色,又可以整合整个浙商的资源,“按照这个思路走下去,真的还只是一个开始,我们还有很多事情可以做”。

曹建国:我们一个最大的要务还是把企业先发展好,企业发展好了,每年有足够的能力来做支持。对于海亮慈善基金会,我们有一个想法,一方面要做一些公益事业,第二方面也想像社保基金一样去做一些投资,通过投资来维持自身发展。

基金会的投资主要用在海亮的产业上,明确一定是保本的,保证有一个基本的收益。但后来随着我们的公益事业越做越多,支出越来越大,投资收益就赶不上了。

我们接下来可能会形成一些基本的制度,形成持续永久的方式。今天捐一点,明天捐一点,这可能并不是最好的方式。我们要完善它,包括海亮集团的完善,平台的完善,还有一个投资方式,或者说一个再生能力的完善。

除了慈善基金会,我们对外也有一些捐助。实际上捐款人应该有一个思考:我怎么样捐最能表达我们的意愿和想法。第二个,捐款以后,它还能得到更有效的发展,让有限的钱发挥更大作用。

曹建国:我们理解中的公益慈善,由过去简单地对一个弱势群体的资助,慢慢变成一种自觉的行动,到后来把公益慈善作为我们事业的一个发展方向。

比如说,刚开始首先是善待员工,然后帮助当地孤寡老人、贫困家庭。慢慢后来感觉到还是不够,所以有慈善基金会的诞生。现在发展教育,做医院、做健康食品等等,既是一个公益项目,也是我们今后可以作为产业把它发展光大的。所以也是一个不断理解、思想上不断升华的过程。

特别是我们老板(冯海良)的有些思想,也影响着我们。他是一个比较低调的人,做事不一定要留多少名,更多的是真正让应该得到救助的人得到救助,这是我们做事的本质和初衷。现在我们老板说得最兴奋的点,可能就是自闭症儿童,而不是我们产业做得有多大。

我们的发展理念,明确提出来“既讲企业效益,更求社会公德”。所以今后我们做的事业一定是把社会公德放在第一位,企业效益放在第二位,企业效益是支撑社会公德持续永久往下走的一个基础。

深圳智莱家具有限公司

咨询热线

0755-84074177

 在线咨询  在线预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