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兼程 追逐黎明的曙光 访中资企业尼泊尔黎明

发布时间:2020-06-06 09:03    浏览次数:

三十年前记者曾经阅读过美国著名实业家《哈默传》一书,哈默的惊人魅力不仅在于他非凡的外交能力,更重要的是他的冒险和进取精神。书中的内容随着时间的流逝早己基本还给了书本,但其中制造铅笔的故事仍然成为记忆碎片。一天哈默走进原苏联一家文具店想买支铅笔,但商店里只有德国货,而且存货有限。这个偶然的发现,让哈默博士产生了办铅笔厂的念头,但他并不懂如何生产铅笔,后来他从德国技术人才和设备办起了铅笔厂并取得成功……

记者这次采访的对象王竹军先生,他经历和贡献虽不能与哈默博士相提并论,但有两点却一致:都在国外,都是做完全陌生的行业并取得了成功。

每个成功的企业家背后都有他的心路历程,不可复制的人生轨迹和解开达芬奇密码的钥匙,王竹军先生也不例外。

出生在浙江绍兴柯桥的王先生今年五十开外,与他相见正处在全球冠状病毒流行,南亚山国尼泊尔全面封城期间。王先生个头不高、脸戴口罩、双肩包休闲装,加之岁月留下满头的斑驳银丝,从他身上除了看到几分军人果敢刚毅和浙商的快人快语与精明以外,很难找到尼泊尔最大家具厂老板的影子。

对王先生的采访是在丝合国际一楼接待大厅进行的,与其说是采访还不如说是与朋友的一次对话、交流或心灵的碰撞。碰巧12年前20多岁从北京来尼泊尔发展就与王先生相识的青年才俊杜可先生也在,加上朱峰、班玛与记者,现场格外热闹,让一个老板回忆他的发展历程其实是一件难事、也可以说是一次心灵摧残,采访是否成功被采访人的情绪至关重要。

此时窗外突然下起漂泊大雨,尼泊尔多雨多难更多情,在老天赐于天然场景的烘托下,王先生终于打开了尘封多年的心屝,尽管许多事情已过久远,但他仍然如数家珍……

十几年前我在浙江绍兴柯桥中国轻纺城经营纺织品,当时轻纺城是全球规模最大、品种最多的纺织品集散中心,我重点做南亚各国的业务。

以我们浙商的勤劳和智慧赚了不少钱,当时除了我经营纺织品外,妻子还经营一家品牌咖啡店和美容院,资产差不多两、三千万吧。

当时浙江比我有钱的人太多太多,尤其许多有钱的大都通过一、两次人生的机遇或开矿或合作搞项目,一段时间后他们的财富或翻倍甚至几倍。

这个诱惑对于己经完成原始积累的我,当然也少不了本能反应,也开始与朋友找矿找项目。记得最风光时曾有过月进七、八十万的记录,为了谈成一笔生意,在北京、广州、上海不时进入高档场所,一顿饭唱几首歌花十万八万 ,一掷千金的事会经常发生。“王先生在采访时说。

男人有了成就是挂在脸上的,女人的喜悦有时会藏在心里,王先生军人出身心直口快,烦恼与快乐都会挂在脸上。

在记者的职业生涯中曾经采访过许多浙商,我对浙商的感觉是能吃苦、有智慧、善抱团、有闯劲。弱点就是可同创业同患难,发展到中后期不能同进退。风光时朋友遍天下,处处艳阳天;低落时闷头做事少来往,以求东山再起好见人。

人生多磨难,每个人走着走着就会出现许多交叉路口,一步走错就会遗憾终生。但谁又能保证永远会走对路,在很多情况下会一不小心进入一个死胡同。

“……我当时来尼泊尔是为了收回一批纺织品的货款,这批货款数目不少,收不到就难以交差。然而,这批货款让我在尼泊尔先后苦苦等了三年,很无奈。”

“总想在明天、下周或者在下月拿到钱走人,然而现实就这么残忍,等真正收回这笔钱,己经过了三年,大把的机会和时光就是在无奈的等待中度过,当初要知道货款这么难收回,我或许不发这批货、或许干脆不要了这笔钱了,但当初谁又能预知会变成这样呢?!”

“有句俗话说屋漏又逢连夜雨。在这期间又发生了一件毁灭性的大事,我从绍兴发了一车价值一百五、六十万的纺织品,然而在路上却不幸发生车祸、车毁人亡货物着火化为灰烬,更为倒霉的是为了节省运输费只顾了压低成本,事发后才知道这辆车没有买货物保险,唉。

当采访这些心酸历程时,周围的朋友发觉王先生的情绪有些激动,经历过多次采访的记者察觉到王先生眼圈有点湿润。

每个人的心里都有脆弱的一面,只是看你遇上的事影响多大。为调整情绪记者采用转移目标和话题的方式避免尴尬。这个转移话题的目标人就是前面提到的在尼泊尔十二年的杜可先生。

记者:杜可先生好,前面了解到你在来尼泊尔已经十二年了,并且刚来不久就认识了王先生并成为好朋友,你怎样看待王先生这个人?

杜可:王先生是我在尼泊尔的前辈也是指路人,是我最敬重的人之一,我非常了解王先生创业的艰难和对朋友的帮助。我刚来尼泊尔也就二十出头,什么都不懂,虽然十二年来各自都在忙自己的事很少聚在一起,但我如遇重大的决策都会请教王先生等前辈,使我少走了很多弯路,我很感恩。

杜可:呵呵,人无完人。最大的缺点就是太相信人,把几百万的货发到尼泊尔几年收不到钱。当然也许我判断的缺点也正是王先生的优点,他创建的黎明家具厂就是与尼泊尔人合作,中国人与尼泊尔人合作这么久可能王先生是一个唯一吧。

尼泊尔黎明家具厂的诞生其实是一个非常具有戏剧性的故事,在开篇记者写到哈默傅士在一个偶然的机会搞了个并不熟悉的铅笔厂并获成功。而王先生一直是搞纺织品生意的,为何会改行在尼泊尔搞家具厂呢?

据王先生讲,现在与他合作的这个人正是欠他纺织品巨款的尼泊尔人。在国内有句特别流行的话叫欠钱的是大爷,要钱的是孙子。在山高路远的尼泊尔当这个孙子比起国内可能会更难。当然在生意场上欠款也是正常的,也许并不是人家故意不给,可能他也有难处。谁都知道一笔大的生意除了正常的利润点外,商家最关心的是能否及时收回货款,如超过预期时间太长,不要说利润,能保住本钱就算十分幸运了。

“有一次我和这位尼泊尔朋友在一家家具市场逛,突然这位朋友指着商场的家具说,尼泊尔的家具生意很好做,市场需求也很大,我们能不能搞个家具厂!我顺嘴说搞什么都需要钱呀,没钱怎么搞?这位朋友说我们每人拿出一部分不就搞起来了。我说你把我的货款付了我就搞,这位朋友一口答应,并在不久后真的付了款,这样才有了后来筹备建厂的事。”记者和在场的朋友听了王先生讲的过程不由哄堂大笑。

“我前面说了是搞纺织品的,对如何做家具非常陌生,记得有一次为客户做一套餐桌,木工师傅花了一个月时间才做出来了,工资花了五千多,而餐桌定购价三千多,这还不算木料,交工的那个晚上我几乎失望到了极点,这还挣什么钱呀!在那间二十几平米很难透气的小房子里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快到天亮时发现抽了差不多一包半烟,打开门时房间内冒出浓浓的烟雾,就像发生了火灾。”

“从那天开始我决定彻底改变这一状况,调整思路,回国内考察学习,引进技术人才和先进的生产线,开始规模批量生产。在此期间我接了蓝毗尼中华寺一千多万卢比的订单,完成这笔订单后黎明家具厂才在加德满都站住了脚,慢慢的有了影响力,2009年建厂4年后基本收回投资,在此期间付出的努力可想而知。”

那年他回国内办事,听人说尼泊尔的海马在国内很畅销,当时想法非常简单,带一些回去买掉就把这趟回国的所有开销赚出来了。

飞抵成都办理入境时被海关工作人员查出,海马属于《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附录II的物种,为限制进出境物品。记者通过网搜也查到了成都商报对这件事的完整报道,成都海关缉私局调查结果为涉嫌偷逃税款,没有走私犯罪故意,不构成刑事案件,这件事总算平安划上了句号,但这个教训是深刻的,真如泥泞中的夜行,差点掉进万丈深渊。

王先生在尼泊尔经过12年脚踏实地不懈努力,目前黎明家具厂共有员工82人,国内专业技术人士4名。公司共有3条生产线,生产沙发、板式家具、海棉等。

12年来, 黎明家具厂不仅自己生产、同时还代理国内知名品牌,如广州九龙优胜办公家具,中山华都办公家具,佳尼床垫。和国内企业一起在尼泊尔建立了完善的售后服务,公司以优质、诚信的服务赢得了众多客户的信赖与好评。以诚信服务为宗旨,渐渐地在加德满都家具市场树立起公司的良好口碑。近几年黎明家具厂业绩不断飙升,年产值约计300万美金,国内品牌销售额约计100万美金。

人的一生从来不会一帆风顺,每个人都会遇到阳光灿烂顺风顺水的日子,也同样会遇到暴风骤雨或阴冷潮湿的日子,这并不奇怪。在生意场上也如此,主要看你是否有耐力扛得住!记者伴随着改革开放四十多年,在中国大地上从当时的万元户“开始,前赴后继不知有多少商业奇才泪酒商场,走到最后能有成就的风毛鳞角。

王先生不仅是弄潮儿同时也是幸运儿,不管事业做的有多大,能在这个时代生存下来就是最大的成功。

在他的事业完全陷入被动,资金链断裂时为了维持生计以图东山再起,也曾求助过许多生意圈内的朋友,真正帮他的却只有一个人,这个人在家具厂最困难时帮助他30万。

有一次从亲妹妹手中为借十万元让他流泪,他说在这一生中有许多感恩的人,他非常感恩自己的妻子,在他难以维持生计时,妻子不但要照顾这个家,让两个孩子吃饭上学,还要照顾老人。全家人只剩下300元现金的时候妻子把这仅有的钱留给了他,在厂子进入正规全面打市场时,妻子变卖所有产业带着女儿来到尼泊尔,亲自培训和带领营销团队,开拓加德满都至印度边境城市市场,使家具厂有了稳定的销售渠道。他说妻子是他一生中最为坚强的后盾。

他也非常感恩在他最困难时借给他资金的人,这些钱让他濒临倒闭的企业生存了下来,才有了家具厂的今天。这个人成为他终身的挚友,如果他有困难,他将倾囊相助。

他也感恩在他困难时不但不帮他,并且冷眼冷语伤害过他的那些朋友,因为这些朋友给了他奋发图强的动力,让他持之以恒,实现了自己的梦想。

在记者到尼泊尔的半年中正处在冠状病毒全球流行时刻,并且封国已达60多天。在全球灾难面前,真正看到了中华民族精神及气节的伟大,在大灾难面前这个民族聚沙成堆,空前的团结。

在尼泊尔见到的这些企业家都非常优秀,他们各自都有着自己的企业、生意和渠道,如王先生的黎明家具、穆萨国际物流的张总、生产电动摩托车的吴总,青海的张总、海星物流的蔡总等等,还有一些记者没有见过的企业家和商人,他和她们个个都是好样的。

也许这些企业家和商家不会懂什么国家大的战略也不会将爱国挂在口头上,他们没有政府背景和国资援建企业优越的条件和亮丽的头衔,他们享受不到政府一分钱的政策补贴,但他们却用默默无闻的行动、商业渠道和规则,把中国制造的各类产品推向全球。尼泊尔百分之八十的人吃过中国苹果,都称赞为“中国甜”!记者相信将中国苹果第一次发到尼泊尔的一定不是哪个政府机构?!

尼泊尔有很多人会讲中国汉语,因为尼泊尔有300多个中国老师在为尼泊尔人教汉语,把中国语言文化传播到尼泊尔人的心里,他和她们用教汉语的微薄收入养家糊口,同样没有得到一分钱的政府补贴,却把中国文化传播到世界,难道这不是爱国,在真正意义上践行着一带一路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倡议吗?!民心怎样才能想通?语言不通心如何相通?

记者了解到中国有一个国际非政府组织成立七年,在世界40多个国家用民间力量推动一带一路,众多国家认可这个组织,然而却在自己的国家不认可,得不到一文钱的支持。记者不明白我们国家有这么一批优秀的企业家和民间组织在为国争光效力,为什么就得不到国家的认可和支持呢。

记者写到这里穾然想起中国拍摄的一部电影《等风来》主要反映在尼泊尔博卡拉山上的滑翔伞在起飞前必须等风来了,滑翔伞才能腾空而起带给旅游者快乐。

而记者认为在尼泊尔的这些企业、这些民间组织就象撑好的滑翔伞,期盼风能够早点来,让这些企业和组织能够沐浴祖国的阳光和风,在全球的蓝天下自由飞翔,扬我中华民族国威、展现中国力量!

深圳智莱家具有限公司

咨询热线

0755-84074177

 在线咨询  在线预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