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灵璧供石特展

发布时间:2020-07-04 01:09    浏览次数:

北宋郭熙在《林泉高致》中写到:“君子之所以爱夫山水者,其旨安在?丘园养素,所常处也;泉石啸傲,所常乐也。”寥寥数语,道出了山林情怀的缘由。既然烟霞之侣,梦寐所在,如果能得妙手,郁然出之,可以不下堂筵,便能坐穷泉壑,岂不快哉!正是这份卧游的需求,成就了山水画的高峰,更让赏石艺术普遍的走进了文人的生活。

文人赏石经历了魏晋的蒙昧,隋唐的开端,迨至两宋,随着经济的发达、文教的畅兴,文人参与政治的途径增多,文人群体空前的扩大,园林与赏石作为寄兴山水,标榜明志的载体开始成为风尚。而赏石,即是真山的模拟与替代,它与真山的相对及二者之间的微妙关系,使“不似之似似之”的思想在这里得到充分的表现。于书斋案头的那一方小山,咫尺间或有绵亘千里之势,真境与幻境之间的这份微妙关系,便是赏石与自然山水之间的精神联系。

古典赏石是抽象艺术,就像古人认为石为气核——“天地至精之气,结而为石”,而石亦能生云,是为“云根”,云是至洁至清之气,由天地之精的石化出,这真是一幅美妙的画卷。这便是文人精神,因为崇岳,所以身至而神居;因为崇岳,所以画山叠山置石而卧游;因为崇岳,所以自喻自省自释而心栖。

以石明志,以石喻人,是传统文人所最衷爱的,用石叠山而居,以石架陈于案,石在,心便有所依附,或是岱宗恒岳、或是黄山天目、抑或瀛洲方丈、许是丹穴鹿吴,游思如身轻,驾云而至,终日缱兴而忘归、忘倦矣,及此,如何不能明了米元章之于涟水,林仁甫之于素园?

深圳智莱家具有限公司

咨询热线

0755-84074177

 在线咨询  在线预约
TOP